想吃大肉肠还想喝牛奶,我累了这次换你主动了

      时间:2022-02-11 16:15?????? 来源: 未知
        三人一笑,坐在室内又聊了一会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时间稍晚,老黄有些扛不住了,随即苏天御才起身告辞,回了营房休息。
       
          狗六子一走,老黄扭头看向赵巍虎说道:“这小子是黎明笙身边的红人,他跟咱不是一路的啊!你这认兄弟,是不是有点草率啊?!”

      诚实想让我这么做,但虚荣心不允许我这么做……

          不过,接下来一个人的评论,让我有了想要回复的冲动,她叫李萍,是我初三的同学,很漂亮,也很有气质,写的一手好字,当年我还暗恋过她,但是没有追求成功。

          她评论:这么早啊。

          我点到回复上面,写了几个字,最终删除了,不是我不想回,而是我回了李萍消息,却没有回复王浩和徐海洋的消息不太好。

          于是,我单独点开了李萍的微信,回复了一条:是啊,有点忙,我先开车了,下次跟你聊。

          叮铃。

          李萍的消息回复了过来,简简单单:好的。

          放下手机,李萍恬静的气质出现在脑海,心情澎湃,心想着今年回老家过年,是不是找机会参加一下同学聚会,说不定能够李萍发生点什么也不一定……

          我心头火热,再次握紧了奔驰E300的方向盘,视线透过挡风玻璃落到了车头上的奔驰专属标志,得意的感慨着:

          这就是奔驰比宝马好的地方了,虽然是同级别豪车,但是人家奔驰朋友圈拍小视频装比,不用特意对着方向盘上的标志拍,人家就知道你开的是奔驰,比装的清新,自然,圆润,一点也不突兀。

          不像宝马,你还得特意对着方向盘上,人家才看得见宝马标志,那样的话,就太过刻意了,人家也会觉得你在故意炫耀。

          正浮想联翩的时候,张总上了车,说道:“先去丽都花园。”

          丽都花园是王雅兰住的小区,很高档,一套房子要差不多两百万,开始的时候是租的,后来王雅兰怀孕之后,便缠着张总给她买了下来,三室两厅,豪华装修。

          当时我知道张总给她把租的那套房子买下来之后,不止一次的私底下感叹,女人就是好,腿一分,两百万到手了……

          路上。

          张总先是给王雅兰打了个电话,然后看着我突然说道:“小陈,昨天晚上我跟我老婆办事的时候,你在外面偷看的吧?”

          我心里一跳,紧张起来,虽然老板说过要我勾引他老婆,但是一般正常来说,任何男人都特别介意这种事情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没事,我又没怪你。”张总笑了笑,像魔鬼一样引导着我,问道:“小陈,说实话,我老婆身材怎么样?”

          “很……很好。”我支支吾吾的说着,紧张的不行。

          张总又问:“她的胸美不美?”

          “美……”在张总的诱导下,我咽了口口水,眼前不由自主的出现了老板娘胸前的两团雪白。

          张总在生意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,最擅长的就是对男人的投其所好,察颜观色能力极强,他看出了我的动心,嘴角勾勒出得逞的笑意:

          “那想不想上她?像我一样,对着她屁股一次又一次的冲击?跟你说,她下面很敏感的,又紧,水又多。”

          我发誓,这一刻张总真的想一个魔鬼,蛊惑能力太强了,都特么把我说硬了,但是也得益于我跟了他这么多年,脑子成长了很多,总算没有得意忘形。

          尽管心里很想跟老板娘做那种刺激的事情,但我还是脸上做出了为难,想而不敢做的样子。

          “瞧你那点出息。”

          张总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下,笑骂道:“让你玩的是我老婆,我都介意,你怕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“张总,我是真不行,你不要为难我了,老板娘那么漂亮,又是大学生,怎么可能看得上我。”我言不由衷,欲拒还迎的说着。

          张总以身说法:“急什么,我当年也是个穷酸包工头,不也一样娶了她吗?这事毕竟见不得人,只有你能帮我了知道吗?你放心,只要你能够把我老婆弄上床,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说着,张总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:“只要你功夫好,能够抓住我老婆的心,说不定还能在我老婆的帮助下,少奋斗二十年,我那老丈人虽然从机关上退了下来,但是在地方上人脉还是很广的,要不然我离婚哪用这么费心思?”

          张总虽然开玩笑,但他说的也是事实,只要老板娘跟家里说一声,在宁安市随便做点事情都可以顺风顺水,当初张总就是凭借着他老丈人的关系,才能做政,府单位的装修工程。

          而且老板娘还那么漂亮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,说真的,要我跟老板娘上床的话,我一百个,一千个想,但是要我跟她结婚,我真的有点别扭。

          内心潜意识……我还是想找一个处结婚,因为一想到自己要娶的人被别的男人趴在上面开垦过,我真的过不了心里的那个槛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禁从后视镜偷偷看了一眼张总,他怎么就那么想得开,居然会想让我勾引他老婆上床?

          不过,转念一想,也就明白了,张总现在想的是跟老板娘离婚,和王雅兰结婚,所以他不介意也很正常。

          到了丽都花园三栋,二单元楼下。

          张总打了王雅兰的电话,很快,楼梯口出现了张亚兰充满青春气息的躯体,穿的很时尚,也很诱惑,黑色小外套下面的衬衣松开两个钮扣,露出深深的雪白沟壑,黑色短裙包裹着性感的臀部,一双大腿紧致圆润,诱惑至极。

      虽然说在我看来老板娘真的很漂亮,气质也特别的好,张总为了要跟王雅兰在一起跟她离婚,我替老板娘不值,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王雅兰也真的是一个妲己一样的狐狸精,老板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也不是没有原因。

          关键是王雅兰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勾人了,一举一动都让男人为她着迷。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是211名牌大学毕业,一年前刚到公司的时候,就是那种大学刚毕业,没有被世俗污染的校花感觉,穿着正经,按时上班,按时下班,也不去什么酒吧KTV唱歌。

          长得又漂亮,生活作风又好,一看就特别清纯。

          这种女人谁不喜欢?

          张总一开始就盯上了她,约了几次,被拒绝后,更上心了,变着方的送王雅兰礼物,好不容易在一次她被灌醉后,趁机上了她,那天夜里是我开车把他们两个送到如家宾馆去的,我就记得张总从如家宾馆出来之后,满脸兴奋的跟我说,卧槽,王雅兰居然还是个处,见红了,真他妈的值了。

          当时,我坐车里心里还有点酸楚,心想好B都被狗给草了,毕竟王雅兰长得漂亮啊,别说张总,我也想要啊,跟我年纪差不多大,我还不止一次的幻想过,要是她看上我,和我结婚就好了。

          直到后来一次偶然,我才知道,王雅兰是个多么厉害的女人,精于心计,从进公司那一天起,她就在跟张总下棋。

          故作清纯。

          欲拒还迎。

          张总就这么深深陷了进去,别提对她有着迷了,甚至连王雅兰跟刚进公司时候的时候完全是两个形象也觉察不出来。

       

       文学

          当然,我也不可能傻到跟张总说这些,男人就是这样,一旦对一个女人上了心,就什么也听不进去了,谁说点闲话,就是他敌人,正应了那句话,动我兄弟可以,别动我女人。


        想吃大肉肠还想喝牛奶,我累了这次换你主动了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一阵香风袭来。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打开车门,赌气般的坐在了张总的旁边,两条腿,要多白有多白,她也不理张总,而是侧脸看着窗外,狐媚子般的脸上满是小情绪和不高兴。

          我握着方向盘,目不斜视的开车,心里暗叹,两个戏精又要上线了……

          张总见王雅兰不说话,急了,连忙伸手安慰,但是被王雅兰把他手给打了回去,小情绪满满的哼声说:“拿开,别用你的臭手碰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张总故意装不懂:“我手怎么臭了?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雅兰一副害羞的说不出口,特别吃醋的样子,委屈的说:“你敢说你昨天晚上没碰你老婆吗?我不管,我一想到你跟你老婆做那种事情,我心里就受不了,忍不住吃醋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说这个啊,我以为你气什么呢。”张总“恍然”:“我昨天晚上跟她什么都没做,早早的就睡觉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真的?”

      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啊,我这么爱你,还能骗你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小情绪渐消,终于半推半就的肯让张总搂着她,只是脸上还有些迟疑:“那你这段时间一直住我这里,也没回去,她就没主动勾引你,要跟你亲热?”

          “当然有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张总应道,然后又在王雅兰又要不高兴的时候,恰到好处的转折:“不过我现在心里想的都是你,对她都没感觉,不是跟你啪啪啪的话,我硬都硬不起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阴转晴,漂亮的眼珠子一转,手一下就抓向了张总的胯下,小女人十足的挑逗说:“不过还要让我检查一下,看看有没有缺少公粮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别闹……陈升在呢。”后面传来陈总的低声。

          紧接着,王雅兰半撒娇,半不依不饶,特别勾人的细细低语也响了起来:“我不管,我现在就想要你……亲爱的,你不知道,我现在怀孕了之后,就好像需求多了起来一样,老是想要,昨天夜里我睡觉还做春梦,湿了呢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有多湿?”张总的喘息声明显已经粗重起来了,他最好的就是这一口。

          “唔,我不好意思说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要你说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特,特别特别湿……哎呀,我不说了,难为情死我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再问最后一个,你小妹是为我湿的吗?”

          “嗯~~”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嗯,但是开车的我已经可以想象到后座王雅兰这个妖精红着脸,低着头,百转千秋,低声细语的勾人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简直让人受不了。

          根本控制不住的,我就有了反应,下身跟触电一样,涨的老高,好像要把裤子顶破一样。

          我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,偷偷看了一眼后视镜,刚好看到张总贴着王雅兰大腿,手往她短裙里面伸……

          这种感觉,别提有多刺激,多挠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恨不得我自己代替张总,把手伸王雅兰裙子里面去。

          就在我想要伸头看的更仔细一点,看王雅兰有没有可能腿分开的大一点,好走光什么的时候,心里突然一突,只见后视镜里,本来低着头,一脸娇羞的王雅兰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了头,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

          我差点没吓死,连忙目不斜视,看着前面开车,心里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,生怕王雅兰跟张总说些什么,那我就完了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还好的是,王雅兰并没有跟张总说些什么,反而好像沉浸在了和张总的互相调情中,若有若无的喘息声,仿佛从她的喉咙深处一点一点的散发出来一样,尽管我不敢再偷看,但是那细细的喘息声音还是不停地往我的耳朵里钻,让我脑子里画面感不断,更是煎熬,简直是痛并快乐着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丽都花园离张总的公司并不远,当初张总就是为了方便王雅兰上班近一点,才在丽都花园租的房子。

          到了公司。

          张总为了避嫌,免得别人说他跟秘书有什么猫腻,先下车从电梯上去了,而我则和王雅兰在车里晚点上去。

          “要不我先上去?”我刚刚偷看王雅兰和张总之间的小动作被她发现,现在心里特别心虚,根本不敢单独面对她。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脸上还残留着红晕,她一边整理裙子,一边说道:“车钥匙在你那,你走了,车门谁锁?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可以在外面等着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要在外面等着?”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整理好衣服,突然从后座身体前倾,凑近了我,体香幽幽,嘴角勾勒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:“你在心虚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感觉到耳边的吐气如兰,我一下子身体僵硬起来,心跳也不可抑止的加快起来。

       “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我回过头,干笑着,装听不懂王雅兰在说什么,我跟了张总两年,王雅兰什么时候被张总给睡了,怎么睡的,我都清清楚楚,后面也是我给他们两打的掩护,所以我跟王雅兰之间也很熟,只是后来王雅兰跟了张总,我才跟她保持了距离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就装吧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一副早就看穿我了的表情,然后下了车,走向电梯,那背影,那身段,简直没办法形容,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想把她按在墙上,把她那个啥了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脑海里不禁出现昨天晚上老板娘跪在床上,压着腰线,来回摇曳的画面,差点没流鼻血……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由于我经常给张总和王雅兰打掩护的关系,我和张总的关系也特别的近,平常的时候,只要张总不用车,我就没什么事,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玩手机就行了。

          办公室的话。

          以前我可以坐,但是王雅兰过来给张总当秘书之后,我就很少进去找不自在了,和网上流传的段子差不多,有钱老板跟秘书之间,还不就那么点事,这两人没少在办公室里面偷青,我都发现过好几次了。

          比如现在也是,我刚从地下停车场上来,就看到张总把秘书王雅兰叫进去,看了一下外面,就急不可耐的把办公室门给关上了。

          我表面上坐在外面会客厅沙发上玩手机,可是一想到张总正在里面和王雅兰做那种事情,哪里玩的下去,满脑子胡思乱想的。

          他们现在用什么体位呢?

          是让王雅兰躺在会客沙发上?

          还是说让王雅兰按在办公桌上呢?

          卧槽。

          简直不能想。

          就这么脑补了一下办公室里面张总和王雅兰的画面,我就感觉好像要被一团火给点燃了。

          要命的是,里面还不时的传出桌子撞动的声音。

          就在我左右挣扎要不要偷偷摸摸跑到办公室门口偷听的时候,里面的动静突然消失了,不一会王雅兰从里面走了出来,脸上残留着的红晕,说不出的动人。

          她左右环顾了下,然后居然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我。

          我见她看我,立马心虚的低下头玩手机,当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可还是听到了脚步声由远而近,不一会,一双修长紧致的大长腿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。

          王雅兰瞥了眼我怎么遮挡不住的帐篷,说道:“陈升,你跟我过来,我找你有点事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去。”我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,不知道为什么,我潜意识里有点怕王雅兰这个女人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边,去不去?”

      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       

       


      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xzhuajun.com

      原文地址:http://www.xzhuajun.com/gxwz/9097.html

      ? 上一篇:口渴就喝水掰我腿干嘛,上
      ? 下一篇:越吃越大的棒棒糖,叔叔的

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
      

          狼群在线资源www,狼群在线看片中文字幕HD版,狼群视频在线资源高清免费,狼群视频在线观看日本 百度 好搜 搜狗

          警告:本站明確包含成人内容,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!收藏本站: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